() “没事了,大家继续拍戏吧。”

林道秋一副没事的样子,回到剧组让大家继续拍戏。

程小东他们并不知道林道秋和黑狗谈得怎么样。

他们只是看到林道秋过去没多久,黑狗他们就离开了,还以为林道秋已经把事情摆平了。

“林先生真厉害,几句话就把他们赶走了。”

“谁说不是,我之前在别的剧组做事,那些导演监制遇到这些人,都会老老实实给钱的。”

一些宝岛本地的剧组员工,对这样的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但他们还没见过有人敢不给钱的。

但没想到林道秋一出面就能把那些人赶走,这还真是让他们大开眼界。

听到旁边小声的议论,林道秋并没有感到丝毫的高兴,他的心里反而产生了一种焦虑。

太阳刚刚落下,山上的外景工作就已经拍摄完毕,累了一整天的剧组人员都选择回去休息,因为明天还要继续开工。

不过林道秋并没有选择回酒店,而是说要外出访友。

让丧彪找了个熟悉宝岛环境的地头蛇出来,林道秋想了解一下目前这个情况,该怎么办才好。

丸子头清纯美女白嫩小清新公交车上甜美写真图片

“福叔您好,我叫林道秋,这么晚还麻烦您出来,实在不好意思,快请坐。”

丧彪给阿东打了个电话,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和他说了一遍。

对方一听林道秋出了事,他立刻帮忙联系了一位在宝岛这边很有威望的前辈福叔。

“林先生不必客气,阿东在电话里把事情都和我说了。”

双方落座之后,丧彪主动给对方倒茶。

福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他把头转向了旁边的林道秋。

“林先生不怕老实告诉你,如果是别人,只要我说句话就能解决,但牵涉到木联和三江,我说的话就不管用了。”

福叔摇了摇头道:“特别是现在三江那群人,他们真的很难沟通。”

林道秋只是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毕竟他现在说什么好像也没用。

“不过林先生不用担心,我明天可以陪你一起去见阿威,相信有我在,他们也不至于会把你怎么样。”

福叔能做的只有这样,他觉得自己陪林道秋一起去,对方多少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至于会把林道秋给宰了。

不过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而且他也只能帮林道秋一次而已,毕竟他的面子能用一次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难道就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吗?”

丧彪急了,因为福叔这样说,就是变相让林道秋跟三江认怂,而且他们肯定会提出很离谱的要求。

福叔看了一眼丧彪,然后摇了摇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木联和三江应该是死对头吧?”

林道秋突然把话题扯到了木联的身上。

福叔听林道秋这么一说,他立刻吓了一大跳。

“林先生,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除非你打算换个地方拍剧,否则的话到时你绝对开不了工。”

福叔绝对不是在吓唬林道秋,如果他要去找木联帮忙的话,三江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天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

特别是像阿威那种堪称丧心病狂的家伙,稍有不如意就要把人往死里弄。

这些年三江就是靠着阿威等人的领导,才重新崛起的。

“福叔不用担心,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虽然没和木联的人打过交道,但那位陈先生的大名,林道秋前世就已经听过很多次。

如果到时真的无法避免要给安费的话,那林道秋宁愿把钱给三联,也不愿意给三江那些家伙。

“林先生怎么做是你自己的选择,我知道的都已经说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明天打个电话给我。”

福叔摇了摇头,他多少已经猜到林道秋要去找木联帮忙,不过眼下要真的想解决这件事的话,找木联是唯一的办法。

不过他不能牵涉在内,毕竟他还要在道上混,不能跟哪一边走得太近,否则到时说不定就会引火烧身。

送走福叔以后,林道秋站在餐厅的门口,似乎在思考什么。

旁边的丧彪多少猜到林道秋的想法,他也觉得如果真的要二选一的话,和三江相比,木联那边反倒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

“林道秋要见我?”

第二天一大早,花名鬼见愁的吴愁和往常一样,来到自己名下的餐馆吃早餐。

刚坐下没多久,手下就告诉他,林道秋要见他的消息。

吴愁虽然没跟林道秋见过面,但对方的大名他早就已经如雷贯耳。

因为木联手下有不少戏院的生意都归吴愁打理,而现在最受欢迎的电影,莫过于林道秋监制的《钱少爷》。

光光这一部戏就让木联入账超过五千万台币,说是它是印钞机都不为过。

但对方为什么突然要见自己,这让吴愁感到很纳闷,之前没听过林道秋和木联有交情?

“昨天三江的人去找了他的麻烦,阿威今天晚上约他见面,看起来林道秋是想让我们保护他。”

吴愁一听,脸上的疑惑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开心。

“我说怎么今天早上屋外的喜鹊怎么一直在喳喳的乱叫,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吴愁想了想,然后立刻吩咐手下:“告诉林先生,中午我请他吃饭。”

因为晚上对方就要去赴阿威的约,如果这时候把林道秋晾在一旁的话,那他很有可能不得不向阿威低头。

这么大的一口肥肉如果落到了三江的嘴里,吴愁恐怕会气到一个月都没办法睡好。

中午十二点,林道秋带着丧彪准时来到了吴愁的餐馆。

“林先生,久仰久仰。”

吴愁一见到林道秋,立刻上前热情地跟对方打招呼。

别看他现在一副很客气的样子,但那只是他装出来的而已。

如果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很好说话的话,那恐怕就大错特错了,毕竟一个花名叫做鬼见愁的人,脾气恐怕真好不到哪去。

“吴先生客气了。”

两人互选寒暄了几句之后,吴愁就把林道秋往楼上请。

为了接待林道秋,这一天吴愁的餐馆特别挂上了休息的招牌。

虽然损失了些小钱,但这他来说根本无伤大雅,毕竟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吸金的能力让人超乎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