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快更新缠绵入骨: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

可还是晚了一步,小东西已经把亲爹封行朗身上的空调被给掀开了。

然后,该看到的都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也看到了!

林诺小朋友对亲爹那精健的体魄丝毫不感兴趣,以及那个很邪恶的大东东也不感兴趣。反正亲爹有的,他都有!

“亲爹,不要再睡了……快起床跟我去市场买礼物送给大毛虫!”

好不容易才熬到周六,小家伙已经是迫不及待了。他坐在了亲爹的肚子上,用小p股一下一下的力压着睡意正浓的亲爹封行朗。

“这才几点呢……乖,先下楼去吃早餐。亲爹一会儿就起了!”

似乎,封行朗真忘了些什么;被儿子这么一提醒,这才记起来。

“不行!现在就起!立刻!马上!”

小家伙才不吃亲爹的这套缓兵之计。想支走他再睡个回笼觉?想都不用想的!

“封林诺,不要太过分……亲爹每天辛勤的给赚奶粉钱,很累的!就让亲爹再多睡一会儿……”

双儿的角落

“我早不喝什么奶粉了!是要觉得养我这个亲儿子太累,我可以自己出去赚钱养活我自己的!”

小家伙不依不饶的匍匐在封行朗的胸膛上,用牙齿去啃他胸际的那两个小可怜。

小东西的又蹭又啃,痒是封行朗连爬带滚的起了身。

“小东西,跟谁学的?这么邪恶!”

封行朗保住自己的胸际,那种痒痒,或者只有男人才知道。

“当然是跟妈咪学的了!不是最喜欢妈咪啃的小豆子么!给三分钟时间,赶紧的刷牙洗脸!”

“……”雪落已经尴尬得说不出话来。自己什么时候喜欢啃……啃……

楼下,安婶已经摆好了早餐。

林诺小朋友为了能够早一点赶去大毛虫那里,提前一天就拜托安奶奶今天早上要早些起床做早点了。

“诺诺哥哥,起这么早,是要跟叔爸去哪里啊?”

封团团穿着可爱的卡通睡衣,睡眼朦胧的从楼上挪步下来。

“我要跟我亲爹去花鸟虫鱼市场买礼物送给大毛虫。”

小家伙今早吃早餐的速度,要比平时快上一倍。几乎是狼吞虎咽。

“那团团也想去。”小可爱卖萌的说道。

“不行的啦!大毛虫不喜欢陌生人去他那里打扰!”小家伙一口回绝。

“团团不是陌生人呢!上一回,还是的大毛虫叔叔把团团从那个大坏蛋手里救出来的呢!”

封团团口中的大坏蛋,应该是邢三了。

封行朗喝牛奶的动作微顿了一下: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经有大半年了。

而小东西显然已经从失去妈咪的伤感中走了出来。其间真的多亏了有莫冉冉。莫冉冉可以说是封立昕父女二人治愈系的小暖阳!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了!还是乖乖在家玩的芭比娃娃吧!”

林诺小朋友挥了挥手,一副不近人情的小模样。

“诺诺哥哥小气!哼!”

封团团不满的直哼哼。随后便腻歪到叔爸封行朗的身边,卖萌的撒娇:“叔爸,团团也想去……”

封行朗将卖萌的小东西捞抱在怀里,“大毛虫受了伤,身上好多的伤口,血淋淋的不说,还脏兮兮的,让人看着就害怕!”

封行朗的拒绝方式就委婉了许多,“而且他房间里还都是刺鼻的药味儿……关键他还住在一大片坟地的旁边……每次经过那里时,就会有莫名其妙的狼叫声……”

“啊……叔爸不要再说了!”

小可爱立刻把头摇成了波浪鼓,“团团想起来了,今天要跟叔妈咪和大冉冉姐姐一起去商场买漂亮的公主裙。”

这就怕了?真是个胆小鬼!林诺小朋友投来了藐视的目光!

半个小时后,林诺小朋友一边挥手跟妈咪告别,一边拖拽着亲爹封行朗朝车库走去。

“亲爹,我们今天开那辆酷毙了的hini(兰博基尼)吧!”

“为什么啊?”

“因为它够快够帅!”

这辆招风的兰博基尼,封行朗并不常开。在他看来,这种惹眼的车纯属二彪子开的。

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辆跑车是严邦送的。用严邦的话说,只是顺便帮封行朗也买了一辆。

“不是还要买兰花做礼物么?那酷毙了的二彪子车根本放不下的。”

“我可以抱着兰花坐在副驾驶的!”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封行朗还是开上了那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雷克萨斯。

林诺小朋友第一次感觉到:这花鸟虫鱼市场也挺有意思的。

在花类区域,父子俩终于找到了卖兰花的门市。兰花的总类并不多,只有二三十种常见的品种。

对于兰花的欣赏和评鉴,父子俩几乎都是白纸。什么品种啊,类别啊都不重要!

他们父子俩选兰花只看一点:好不好看!

林诺小朋友欢天喜地的选了一盆开得正艳的蝴蝶兰。

因为好看!

其实让封行朗评眼缘选,估计他也会一眼就看上这盆开得正好的蝴蝶兰;但为了显示一下他的有内涵,不俗气,他则选了一盆墨兰。

墨兰……听这名字,就很有学问的样子!

到也不贵,关键是一片心意。付完钱,父子俩便开开心心的抱着各自选好的兰花回到车上。

“亲爹,猜猜大毛虫更喜欢谁选的兰花?”

小家伙饶有兴趣的问,“是选的呢?还是亲儿子选的?”

“当然是亲爹选的了!墨兰……墨兰,一听就是个有故事有内涵的花名!”

封行朗好心情的跟儿子争执起来。明知道毫无意义,但看到儿子的心情能够愉快的飞扬,不正是他这个亲爹要呵护的么!

“才不会呢!大毛虫一定会更喜欢亲儿子选的这盆蝴蝶兰花的!看看它们多漂亮啊,像一只只展翅欲飞的蝴蝶!”

微顿,小家伙又坚定的补充,“花就是要开得好看才行!什么有故事有内涵的,又看不到!”

“嗯……亲儿子说得也很有道理呢!”

封行朗装着很认真的在听,“要不咱父子俩赌一回如何?看看大毛虫究竟更喜欢哪一盆兰花!”

“赌就赌!肯定会输掉的!”小家伙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