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邢十四飞快的在脑海里盘旋:

邢太子把这么棘手的任务交给自己,究竟是让他给吃饭呢?还是不给吃饭呢?

地上跪着的这四个,两个是亲生的,两个不是亲生的!

那是给亲生的吃饭呢?还是一起都给吃饭?

不给吃饭吧,地上跪着的这四个肯定恨死自己了;

要偷偷摸摸给他们饭吃吧,万一被邢太子知道了,怪罪于自己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林雪落便领着小木木下楼来了。

“妈咪……妈咪……”

小木木立刻朝妈咪林晚飞奔过来,然后托着林晚的手臂想把她给扶起,“妈咪起……妈咪起!”

“木木过来!你妈咪犯错了,是她自己主动跪着认错的!爷爷和奶奶都同意让她跪一会儿!”

林雪落一边给小木木整理着奶瓶和尿片之类的物品,一边晓之以理。

随之,小木木‘噗通’一声,也跟着跪在了妈咪林晚的身边。

Yvonne清纯笑颜唯美迷人

“乖了木木,你不用跪的!你又没有做错事!”

封行朗那叫一个心疼。立刻上前来想抱起小木木。

“木木陪妈咪……木木陪妈咪……”

小木木挣扎着不肯站起身来。“你们看看,连一岁多的孩子都知道跟自己的妈咪同甘共苦!你们一个个的,忤逆我这个亲爹也就算了,竟然还忤逆含辛茹苦养大你们的亲妈?真想把你们一个个都暴打一

顿!”

封行朗借机又好训了四个逆子一通。

“木木乖了,妈咪做错了事,就应该被罚跪的!”

林晚心疼的抱起了要陪自己一起跪的女儿,“木木跟奶奶一起出去玩吧……朵朵奶奶家有很大很大的城堡!还有养了很多的小松鼠和漂亮的小猫咪!”

小木木皱着自己的小眉头,“妈咪一起去。”

“妈咪不能去……妈咪做错事,必须罚跪着!”

林晚温情的跟女儿说道,“木木乖乖的跟奶奶一起去吧……不要淘气哦!要乖乖听话哦!”

不等小木木说什么,林雪落已经将她给抱了起来。

“木木乖,跟奶奶一起出门啰!”

“你们四个,老老实实的给我跪好了!要是敢偷懒,罪加一等!”

丢下这句狠话之后,封行朗便揽着妻子的腰朝客厅门外走去。

“木木自己走……自己走!”

林雪落刚把小木木放下地,小家伙就撒腿又跑回了客厅里。

不过这一回不是朝妈咪林晚跑去了,而是朝封十五奔了过去。

“木木,怎么又回来了?舍不得妈咪吗?”

林晚刚要伸手来抱;却没想女儿却抱住了封十五的颈脖,然后响响的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再然后,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磨牙饼干,一股脑的塞在封十五的口袋里。

“十五哥哥……吃!木木的!”

“谢谢木木。”

封十五的心都快被这个软萌的小东西给萌化了。

将自己口袋里的所有磨牙饼干都塞给封十五后,小木木才羞答答了笑了一下,然后才又跑了出来。

林晚:“……”

林晚那叫一个震惊:这小东西亲了封十五不说,竟然还把她最爱的磨牙饼干都给了封十五?这是当她这个妈咪是透明的吗?

还是亲爹亲妈教她的?!

随着引擎声越行越远,跪在地上的四个人这才松下了一口气。

姜酒朝院落外瞄了一眼,“晚晚,那个小木木就是你偷偷弄出来的孩子啊?长得还真漂亮!”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林晚斜了邢十四一眼,“十四叔,我好饿……给口饭吃好不好?求你了!晚晚知道,十四叔你最爱晚晚了!”

“想都别想!”

邢十四淡淡一声,“说句实话,你们四个的确挺忤逆的!邢太子那么爱你们,视自己的孩子如命;可你们呢?一个比一个会往邢太子身上扎刀子!”

幽幽的叹了口气,“还有我表姐……每每想到大诺你的时候,都会偷偷摸摸的掉眼泪!她一直跟自己说:孩子的事业更重要!”

“对不起……十四叔!你应该早点儿告诉我这些的!”

大诺有些哽咽了。

“早点儿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能留得住你离开的脚步么?”

邢十四吁声,“要是强行把你留在身边,让你过得不幸福不愉快……表姐更舍不得!她比邢太子更爱你!”

“抱歉……我!”大诺噎住了后面的话。

“都好好跪着吧!你们跪得是一点儿都不冤!”

邢十四随后从书房里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开始核算一些清单。顺带替邢太子监督着这几个逆子。

封十五悄然的把几个磨牙饼干塞到林晚的手里。

林晚抬头瞄了一眼在一旁办公的邢十四,然后低下头来假借挠头往嘴里送了两块,慢慢的连磨连吃。

“嫂子,你吃早点了没有?”林晚压低声音问。

“我也没吃……不过我不饿!一天不吃,我也扛得住!”

姜酒要比林晚耐扛很多。毕竟林晚从小一直娇生惯养到现在。

“给你两块磨牙饼干吧!别给我哥吃!饿着他!”

可接过磨牙饼干的姜酒,还是塞了一个丈夫的嘴里。

大诺咀嚼了一下后,似乎才想起什么来:“我好像吃过早餐了!而且还吃得很饱!”

“封林诺,你拉仇恨是不是?”

林晚愤恨的说道,“我跟十五哥哥都还没吃呢!”

“你嫂子没吃早饭……你多给点儿她吃吧!”大诺温声说道。

“不给了!饿着我嫂子让你心疼好了!”

林晚赌气的说道。

等林晚吃了第七块磨牙饼干时才发现:封十五竟然一个都没有吃!只要林晚看向他,他就装着在咀嚼而已!

“十五哥哥,你没吃是不是?”林晚生气的问。

“我扛得住!”

封十五将口袋里的所有磨牙饼干都给了林晚,“你跟姜酒分着吃吧!”

“不要!你也要吃!”

林晚硬往封十五的嘴里塞进去了两个磨牙饼干。

“吵什么呢?再吵都给我跪到院子里去!”邢十五轻呵一声。

“十四叔,你不讲义气!”

林晚嘟哝一声,“要是让我爷爷知道你虐待我跟我哥,我爷爷肯定会削你的!”

“要是让我义父知道:你跟你哥两个逆子把邢太子气到几度昏厥,还不知道我义父会削谁呢!”

邢十四怒了林晚一句。

“十四叔,看在十五哥哥是您同门师兄弟的份儿上,你就给他拿点儿东西垫垫呗!十五哥哥昨天晚上没怎么吃,今天早上又没吃……会饿伤的!”

林晚开始了她的撒娇模式。

“饿伤了正好!能给邢太子解气!”

邢十四将实时视频传到了邢太子的手机上。这样邢太子就能看到客厅里正跪着的四个逆子了。

“晚晚,我真不饿!你别为难邢十四了!”

封十五温声劝说着一直在替他向邢十四讨吃的林晚。

“十四叔,我们两个男人不吃还能扛得住……您就可怜可怜晚晚和酒儿吧!”

大诺嗅了嗅鼻子,“即便我亲爹知道你给她们东西吃了,也不会怪你的!”

“可我主观上不愿意给你们东西吃!我觉得饿着你们,才能让你们更好的长记性!”

邢十四轻挪了一下笔记本,“尤其是你封林晚!”

“为……为什么啊?十四叔,我哪里得罪您了?”林晚苦着一张脸。

“因为就数你会伤邢太子和我表姐的心了!而且还是用那种赌气的幼稚方式!恃宠而骄、有恃无恐!”

随后邢十四又看向跪着的封十五,“至于封十五,我都不想说他!好好谈恋爱不行吗?非要搞得跟虐恋似的?!”

“十四叔……我突然发现:你比我亲爹还啰嗦耶!”林晚愁眉苦脸道。

“我有吗?”邢十四微哼一声,“那也是被你们给气的!都给我好好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