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钧道祖等人并不清楚他们的降临,对现实世界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他们降临的消息正以惊人的速度传开,不过,即使知道这一切,或许他们也并不会在意,毕竟,偌大的北原界域,无人能威胁到他们,甚至,就连那位令人闻之色变的邪王“聻”,也难以撼动如今羽翼已成的苍穹学院。

长老团成员,最弱的也是真神下境,而长老团领袖鸿钧道祖,更是实力深不可测,疑似传奇。

拥有着如此可怕的实力的他们,自然是有着镇压一切不服的自信!

“太弱了……”鸿钧道祖摇摇头,“我神念感知的范围以内,所有的世界,都十分孱弱,其中绝大部分,比荒野大世界还弱小……”鸿钧道祖的神念范围比鸿蒙等真神上境强者的神念范围更广,足以覆盖好几个界域,然而这般广袤的范围,却没有一个世界能够与封神世界相提并论,其中最强大的,也就跟鸿蒙宇宙、林蒙宇宙的主宇宙差不多,虽然不算弱,但也没有突破七阶大世界的范畴,距离八阶真神界,仍有着不小的距离。

这时,张浩然出现在鸿钧道祖身边,微笑道:“八阶真神界十分稀少,即使在仙域,八阶真神界的数量也是十分有限,而荒野大世界,处于时空乱流以北的北原界域,属于时空乱流最贫瘠的界域之一,自然不可能出现八阶真神界。”

顿了顿,张浩然继续道:“其实不光是北原界域,时空乱流以北,十个界域,都从未诞生过八阶真神界……”

闻言,鸿钧道祖若有所思:“仙域?”

长老团成员们也是好奇地看着张浩然。

“具体情况,白婕长老应该比我更了解。”张浩然笑道:“如果诸位长老有什么疑问,可以询问白婕长老,她曾经游历过仙域,知道的事情,比我们都多……”事实上,他知道的这些信息,大多都是从白婕那里听说的。

“我确实知道一些信息,但远不能与院长相比。”白婕谦虚道。

“能详细说说吗?”鸿蒙问道。

“我说一下诸天万界的基本情况吧。”白婕想了想,说道:“世界的分级,相信你们都了解了,七阶之下,为小世界,七阶是大世界,八阶是真神界,传说还有着九阶天界,但目前还没有人证实九阶天界的存在。”

气质清纯白净雨天美女图片

鸿蒙微微点头,这些信息,他倒是听院长分身提到过。

“在整个时空乱流,大致分为五个区域。最中央的仙域,占据了整个时空乱流不到百分之一的体积,但仙域集中了万族生灵最精锐的力量,当世四大传奇英雄,绝大部分真神境强者、超脱境强者,都在仙域,那里也是整个时空乱流最繁华的地方,拥有着数十个八阶真神界,是抵抗五大邪王与邪灵五族的主力……”

相对于整个时空乱流来说,仙域很小,甚至连北原界域都比它大了很多很多,可仙域随便出动一个真神境强者,就足以横扫北原界域。

“除了仙域,时空乱流剩下的四个区域分别是北方界域、南方界域、东方界域、西方界域,这四个区域,合称四方界域,不受仙域的庇护,属于五大邪王统治的范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五大邪王麾下的邪灵五族清理,只是因为时空乱流体积过于庞大,面积过于辽阔,邪灵五族即使不眠不休地清理,也难以将万族生灵清除干净,而且,在那漫长的清理过程中,一些早已被清理、死寂的世界,可能经历了一个轮回,再一次诞生出生命……”

邪灵五族一边清理,诸多世界一边诞生新的生命,以至于万族生灵都得以延续。

“万族生灵,就如同野草一般,虽然被清理了一遍又一遍,却顽强地延续着生命,也许在一段时间里会消失,但迟早还是会卷土重来。四方界域虽然大部分世界都已凋零,面临着随时被侵袭的危险,但到目前为止,仍旧有着近三分之一的世界还有着顽强的生命在抗争,永不退缩……”

只是,四方界域的情况,越来越不利了。

仙域建立之初,四方界域还有着超过三分之一的世界有着生命存活,而现在,有着生命的世界,已经降低到三分之一以下。

表面看上去,仙域与邪王勉强保持着平衡,但实际上,仙域一直都处于劣势,并且局面越来越糟糕,四方界域何其庞大,囊括亿万世界,可如此庞大的数量,生命世界却在逐年递减,可见邪王势力在逐渐增强,相对应的,即使仙域实力保持不变,局势都越发危险。

“难怪……我之前神念查探了不少世界,都没有生命的痕迹。”鸿蒙恍然大悟,“原来是被邪王……或者说邪灵五族清理了!”

鸿蒙一向都不在意那些低等级的生命,只有达到真神境的强者,才能够得到他的认可,然而……五大邪王与邪灵五族的疯狂行为,依旧让他感到颇为不适,从他刚刚用神念查探的那些世界可以推算出,别的地方,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难以想象,五大邪王与邪灵五族,到底抹杀了多少生命,让得多少世界成为死亡之地?

那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被五大邪王与邪灵五族入侵的世界,多得数不清,而每一个世界,又有着亿万人口,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漫长岁月之后,五大邪王与邪灵五族到底杀害了多少生灵?

想到这,众人都感觉头皮发麻,就连鸿蒙都感觉胸口隐隐有些发闷。

广袤的时空乱流,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世界还存在着生命,那么剩下的超过三分之二的那部分呢?

那些原本充满生机的世界,那些原本鲜活的世界,那些原本有着无限可能的世界……如今却是成为了一个个冰冷、黑暗,充满死亡气息的世界。

而现在有着生命存活的世界,说不定曾经也被清理过,只是经历了一个轮回,再度孕育出了新的生命罢了。

就如同荒野大世界,虽然有着漫长的历史,但谁敢说,在那之前,荒野大世界没有过更古老的文明?

“不同于仙域,四方界域,不受仙域庇护,时刻都面临着邪灵五族入侵的危险,面对那恐怖的邪灵五族,没有哪一个世界能够抵抗,一旦被它们盯上,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灭亡!万物生灵彻底灭绝!可以说,在四方界域范围内,任何世界,都没有自保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邪灵五族不要盯上自己所在的世界……”

“不得不说,生在四方界域,是一种悲哀,可偏偏,四方界域才是时空乱流最大的区域,其体积比仙域大一百倍还不止……”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四方界域之人,都无不渴望进入仙域,那是无数世界无数生灵最向往最渴望进入的圣地!是时空乱流唯一比较安的地方!虽然仙域并不绝对安,但至少,进了仙域,就不必时刻担忧五大邪王与邪灵五族的入侵了……”

也许对凡人来说,活在什么地方,都没有区别,因为他们生命太短暂了,青春韶华,转瞬即逝。

可对拥有着漫长生命的修炼者,尤其是超脱境强者来说,活在四方界域,就备受煎熬,因为他们时刻都要承受着那种孤独、无助与绝望,毕竟,不是每个世界都有着传送阵,也不是每个超脱境强者都能进入仙域。

有时候,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相对于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超脱者,凡人或是低阶的修士,不知道世界的真相,生命亦是短暂无比,反而感受不到那种可怕的压力与绝望。

白婕算是极为幸运的人,她依靠幻术,躲过了邪王“聻”,灭聻界无数强者几乎军覆没,甚至连传奇英雄虚无尊者都陨落了,她却侥幸活了下来,并且辗转多地,最终成功进入了仙域,这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那五大邪王,以及邪灵五族,当真如此可怕?”神墓世界孤独败天不由皱起眉头,凝重道:“它们实力如何?与我们苍穹学院相比,孰强孰弱?”

闻言,众人纷纷看向白婕,显然对这个问题十分在意。

鸿钧道祖也是注视着白婕,他倒是不害怕邪王与邪灵,但好奇是难免的。

“邪王的实力……你们可以将祂们当作最顶级的传奇英雄!据我所知,历史上,最强大的传奇英雄,顶多也只能跟邪王打个平手,却没人能够击败邪王……”白婕说道:“至于邪灵,它们与邪王形态相似,虽然能量等级更低,但依旧对万族生灵有着巨大的威胁。一个超脱境的邪灵,往往能够对真神境强者都造成威胁!若非邪灵五族数量过于稀少,恐怕这时空乱流早已被它们占领……”

众人相视一眼,皆是有着震惊。

鸿蒙皱起眉头:“如此说来,我们苍穹学院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四方界域包含北方界域、南方界域、东方界域、西方界域,而北方界域,又分为极北界域、北原界域、冰蓝界域、横河界域、灵犀界域、鹰皇界域、羽化界域、鬣神界域、源星界域、潜云界域,合计十大界域。而我们荒野大世界,则是位于北原界域北部边缘,靠近极北界域的位置。”白婕说道:“相对于靠近‘聻河’的横河界域和冰蓝界域,北原界域相对来说,稍微安一点点,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北原界域就真的安了,三十万年前,灭聻界遭遇邪王‘聻’亲自率领邪灵大军压境,就是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顿了顿,白婕缓缓道:“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从苍穹学院崛起的那一刻起,北原界域惨痛的历史,就一去不复返了。因为,苍穹学院有着伟大的院长坐镇于此!”

众人有些意外,院长比邪王还强?

这白婕,哪来的自信?

“鸿钧长老,您虽然没跟院长交过手,但以您的实力,多少应该能感知到院长的可怕吧?”白婕忽然问道。

鸿钧道祖一怔,略微沉吟,而后淡淡道:“院长的道行深不可测,仿佛已经超越了大道,我也看不出其深浅,我唯一能确定的是,院长若是要杀我,应该会很容易,就如同我要杀真神境强者一般容易……”

他的直觉没有错,但他不知道的是,只有在丹田世界之中,张煜才有着那样的无敌力量。

到了现实世界,张煜能不能打得过他,还不一定。

至少,在没有交手之前,张煜不敢说自己一定能够战胜鸿钧道祖,毕竟,这位可是疑似传奇的人物……

“如果我所料不差,鸿钧长老应当是传奇英雄!也唯有传奇英雄,才能够让院长破例炼制一块金色令牌,也唯有金色令牌,才配得上传奇英雄的地位!”白婕定定地看着鸿钧道祖,“也就是说,您的实力,即使不如邪王,也不会差太多,而院长,有着轻易抹杀您的实力……”

鸿钧道祖是传奇英雄?

院长连传奇英雄都能轻易抹杀?

四周众人,眼睛纷纷瞪得滚圆,中庭广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