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进了车内,程晴晴有些疲累的靠在椅子上,今天连连受挫,又在他的办公室里运动了一番,这会儿,有如此舒适的座椅,她很快就犯困了。

厉青延一只手撑握着方向盘,目光阴沉沉的盯着前方的路况。

他好像连真心话都不敢说出来,虽然跟她认识的时间很短,可他好像真的对她有了一见钟情的感觉。

厉青延是个骄傲的男人,可再骄傲的人,遇到喜欢的人后,都会变的低微,厉青延目光怨念的从副驾驶上滑过。

这个女人,纤纤弱弱,他一掌就掐死了,却牢牢的栓住他的心了。

厉青延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爱慕上一个如此柔弱的女人。

程晴晴睡了一路,直到家门口,男人要伸手来抱她的时候,她猛的惊醒。

浓密的睫毛一掀,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落进男人那双深邃的寒眸里。“醒了?”男人语气仍透着不快。

“嗯,到家了吗?”程晴晴睡意朦胧的撑着身子,下了床,果然是到家了。

厉青延怏怏的收回手臂,其实,他还挺想抱她上楼的。

程晴晴朝着属于自己的偏厅走去,突然,手腕被一只大手紧紧扣住。

“今晚,到大厅来吃饭吧。”男人声音冷淡的传来。

调皮妹妹玲珑曲线身材青春活力照

程晴晴惊愕的抬头望着他,却只看到男人转身离开的背影,高大骄傲。程晴晴内心更加悲伤了,她感觉得出来,厉青延对她越来越好了。

她可以不理会周梅母女吗?她可不可以任性一次。

程晴晴突然想到妈妈在周梅面前那胆怯害怕的眼神,心脏紧缩发疼。

周梅什么都干的出来,她如果真的得罪她了,她会怎样伤害妈妈呢?

厉青延眼下对她的好,是因为爱她,还是因为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妻子,他对她所有的感情,只是想尽一个丈夫的责任感。

程晴晴苦涩的笑了起来,她更加相信厉青延只是在尽老公的义务。

张雨要是嫁过来,他也会对她这般好吧,张雨长的不比她差,家世又好,跟在经商的父亲身边长大,或许他们在一起,会有共同的语言,不像自己,除了跑剧组外,好像什么本事也没有了。

晚上,程晴晴洗了澡就过来大厅吃饭了,她第一次来这里,就是坐在这个大厅签的协议,如今再次过来,程晴晴心情复杂。

“程小姐,你上楼叫先生用餐了。”古叔跟两个阿姨忙碌好了丰盛的晚餐,看到她过来,便微笑的喊她。

“好!”程晴晴点头应着,便开始往楼上走去。

程晴晴并没有上过这边的二楼,她有些迷惘的寻找着厉青延。

突然,她看到尽头处的房间有灯火,她松了口气,轻步走过去。

门半掩着,程晴晴伸手轻推了一下,探头进去,突然看到厉青延只围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

“老公……”她轻声开口。

“出去。”男人突然对他咆哮,仿佛她闯了他的禁地一般。

程晴晴吓浑身冰凉,赶紧缩回脑袋,背靠在墙壁处。

厉青延俊容失色,慌乱的寻找了一件黑色的浴袍穿上,拢紧了领口,才快步的走出来。

却发现,门外空无一人。

刚洗了澡的厉青延,身上只系着浴巾,身上的疤痕露着,听到她娇嫩的声音,他真的是潜意识的想要将她赶走,哪怕他的声音会吓坏她,可是他来不及了,他只想掩饰自己身上的丑恶。

厉青延换好衣服,着装整齐的下了楼,看到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小女人。

程晴晴这次是真的被吓坏了,他让她滚……

厉青延其实也有些紧张的,内心深处,满是自责,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只是冷着脸色走到她的面前,站定。

程晴晴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声音发颤的说:“对不起。”

厉青延冷着声线:“下次别上楼找我。”

“好!”程晴晴只能像个听话的孩子似的,猛的点头,她不敢去了,打死也不敢。

“吃饭吧。”厉青延见她表情怯怯,内心自卑的他,更是有种懊悔感。

“好!”

他说什么,她做什么,她变成了他的提线木偶一样,厉青延看着就来气,可她为什么会吓成这样,还不是自己造成的?

晚饭桌上,安静极了,只有两个人吃饭的声响,程晴晴拿筷子的手都还在发抖,只吃了小半碗,就谎说自己吃饱了,想回去休息。

厉青延自然默认放她走了,程晴晴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她一抬头,发现房间里的摄像头好像不见了,程晴晴又认真的盯了一遍,果然不见了。

厉青延这是良心发现,把摄像头给拆走了吗?

程晴晴心中喜了一下,随后,她打开旁边一个柜子,拿出一包零食饼干。

牛奶味的,又香又脆。

程晴晴拿了一块往嘴里送去,随后又拿了剧本过来背明天的台词。

正当她伸手拿第五块饼干的时候,她的房门被一双大手推开。

程晴晴吃独食的样子,被男人尽收眼底。

“不是吃饱了吗?”厉青延手里端着两块面包还有一杯温牛奶,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说谎骗他。

程晴晴神情狼狈,拿着手里刚咬了一口的饼干,不知该往哪儿藏。

厉青延走了过来,把手里的盘子放下,将她手里半块没吃完的饼干夺了去,放进他的嘴里吃掉了。

程晴晴俏脸飞红,那块饼干是她吃过的,他不嫌弃吗?

厉青延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问:“为什么要骗我?”

程晴晴张口难言,她总不能说,坐在他面前吃不下食吧?

“还在因为刚才我凶你的事情生闷气?”厉青延幽眸一眯,洞透她的心事。

“不是的,我哪敢生你的气啊,我也不生气,我只是…”程晴晴有些委屈,眼眶微红,一时解释不下去了。

“你怕我?”厉青延皱眉。

“嗯。”程晴晴只好点头承认了,她的确是因为惧畏他,才不敢跟他多待下去的。

“饼干吃多了上火,这两块面包是古叔亲手做的,很好吃。”厉青延着,就递了一块给她,程晴晴接过来,咬了一口,果然浓香可口,她迅速的把一块吃完了,男人又将牛奶递给她,她小声说了句谢谢,就喝了一半,实在是吃不下了,便把牛奶放回盘子里去,男人又直接端起喝光了。

如此暧昧的气氛,让程晴晴俏脸火热,一双美眸不敢再乱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