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你妈妈墓地的地址啊。”

中年男子也不奇怪女孩这个问题。

一个月前的电话女孩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

他刚要报出地址,脑中念头一转,出口的话便改了,“你什么时候到燕京?”

“我来接机。”

“然后送你过去。”

“啊。”

女孩微惊,“那怎么可以?”

“太麻烦您了,陈叔叔。”

“是我自己想去。”

中年男子有些不好意思,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你也知道,我看不见墓鬼。”

“一个人去也没有什么用。”

离人未归

“当然,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去的理由……”

中年男子讪笑,“这样就更不好意思麻烦萧同学陪我去了。”

“这次刚好借着送你过去的由头,我也过去看看。”

“到时候,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墓鬼的情况。”

……

原来是这样。

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中年男子的心理不难理解。

阿飘可是妖怪呢。

女孩想,换做谁,都会很好奇的。

妖怪啊……

在听到陈叔叔告诉她这点的时候,她真的很震惊。

她看到了妖怪吗?

她是特别的?

直到今天,对于这点,她还是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也许,这份飘忽的心情要等她再次亲眼见到了阿飘才会沉淀下来吧?

……

“那陈叔叔,就麻烦你了。”

女孩笑着道谢,然后告诉了对方自己到达燕京的时间。

“好的。”

中年男子想了想,又说道,“你等下把你航班的信息发给我吧。”

“这样就不会搞错了。”

“好的。”

女孩点头,“我挂了电话就发给您。”

“那就挂电话吧。”

中年男子干脆的道,“你也要登机了,最后再检查检查自己有没有东西忘记。”

“我们到时候燕京见。”

“嗯,陈叔叔。”

女孩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我们燕京见。”

……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给萧同学打电话了。

后续的事情本来就是他自己“多此一举”。

就不用打扰萧同学了。

……

第二天,中年男子开车到了机场。

他没有进去。

里面人太多。

他后来有发信息给女孩,说他在机场门口等她。

信息里还写上了他车子的颜色跟车牌号。

为了方便女孩辨认,他把车子里的一只竹炭狗放到了车顶上。

看着那张傻乎乎的狗脸,他想,这应该很显眼了吧?

……

远远的,女孩便看到了黑色车子顶上的那只趴趴狗。

一双死鱼眼、又囧又萌的模样让她忍俊不禁。

她径直往那辆车子走去。

一路上,她注意到不少人的视线都若有若无的扫向那只车顶上的趴趴狗,脸上带笑,嘴里也发出了轻微的笑声。

……

“陈叔叔。”

女孩走到倚在车门上的中年男子面前。

中年男子倏然直起身子,“楚可馨?”

他看向对面及耳短发的女生。

“是的。”

“你好,陈叔叔。”

女孩伸出手,“我是楚可馨。”

女孩的落落大方让中年男子笑了起来。

他握住女孩的手,“你好,楚可馨。”

“欢迎回国。”

……

两人没有过多寒暄,中年男子拿下车顶上的趴趴狗便招呼女孩上车了。

女孩坐在副驾驶座上,偏首看着窗外向后飞掠而过的风景,面上有些怔然。

她发现自己的心跳有些快。

也许……她这种情况就叫做近乡情怯吧?

女孩不由得弯了弯嘴角。

真是没用。

她暗暗埋怨了自己一句。

才刚刚出发,心里就开始紧张了。

这也太早了吧?

……

即使这么告诉自己,女孩还是紧张了一路。

而且随着目的地的愈发临近,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无意识的握在了一起,指尖用力,微微嵌进了手背。

……

“楚可馨,到了。”

中年男子看着边上熟悉的大山,缓缓停下了车子。

“就是这里。”

女孩抬头望向车窗外的大山,嘴里喃喃,“就是这里吗?”

妈妈……

阿飘……

虽然心脏仍旧跳得有些过快,她的脸上却慢慢露出了笑容。

抱歉,这么晚才来看你们。

……

“我们上去吧。”

中年男子下车。

“嗯。”

女孩拿上自己的手拎箱。

里面是她要送给妈妈和阿飘的小花篮。

一不小心,她又有些做多了。

就当做是这么多年没有来看她们的赔礼了。

……

女孩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向山上走去。

她打量着周边,试图从中寻找出熟悉的感觉。

却发现,自己的心里一片陌生。

果然是太久没来了吗?

女孩苦笑。

……

“马上就到了。”

中年男子转头看向身后的女孩,“就在前面了。”

“怎么样,有熟悉的感觉吗?”

他笑着问道。

女孩摇了摇头。

“毕竟你上一次来的时候还很小呢。”

中年男子也不奇怪。

女孩笑笑。

是啊,她那时候还太小了,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让自己陷入了后面的被动局面。

现在长大了,知道了,那些时间也已经回不来了。

索性,她还能弥补。

以后,她不会再失约了。

明明那时候答应妈妈,答应阿飘,会每年来看她们的。

……

“到了。”

中年男子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在墓碑周边逡巡。

试图能看到些什么。

结果,自然是预料中的毫无所获。

虽然是预料中,中年男子还是有些失望。

他这辈子大概都不可能看到墓鬼了吧?

想想还真是让人沮丧。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明明都让他知道了墓鬼的存在,为什么不干脆让他见到墓鬼呢?

老天爷也太小气了。

他转头看向女孩,“楚可馨,这里就是你妈妈的墓地。”

“有看到墓鬼吗?”

“它在这里吗?”

他也是突然想到,萧同学说过,墓鬼居无定所,在不同的墓地间游荡。

所以,他刚才没有发现墓鬼不一定是没有看到墓鬼,也有可能墓鬼真的不在这里。

中年男子为自己的不死心微微摇了摇头。

还在做梦呐?

……

女孩的目光从墓碑上女子的照片上移开,在周边扫视了一圈。

然后,她的面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没有。”

“我没有看到阿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