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义,诛道剑阵!”

上千柄利剑排列组合而成的剑涡俯冲之下,宛若一朵乱舞天地的死亡之花。

这一剑,华丽绝伦。

就在四下众人,员震惊于寒星楼这一剑之惊人之际,但见苏逸辞掌中魔剑一翻,无尽剑意随即爆发。

“奥义,十剑星流!”

“砰!”

虚幻剑翼如云烟扩散,梦幻光曜闪动,九道分身连同本尊顿时真假难辨,让人感到惊疑。

连同着十个完一致的苏逸辞爆发出惊天剑势,但见魔剑朝着上空劈出。

“锵!”

霎那间,一道道譬如实质般的凝实剑气如穿梭亘古天河而出的绝世魔刃。

每一道剑气都像是染神血的复制体,尤为诡暗,更是瑰璨。

这一系列的剑气拖拽着雄浑无比的气流,移动中,血气环绕在剑刃上下,势如冲破云端异界而来。

嘟嘟嘴乖巧女孩娇媚无比

千道利剑。

十重剑势。

两大极端剑招祭出,令天地风云失色。

于场无数双布满惊骇的目光下,那由上千柄剑气组合而成的球体剑涡直接是与之那斜贯而上的十道魔剑剑影冲击在了一起。

两者交摧,霎那间,风云惊爆!

“轰!”

“嗵!”

无尽剑势,形成炸裂之光!

一股无比剧烈的力量波动震爆虚空,只见那颗华丽且锋利的球形剑涡却是从中爆碎炸开。

无数光曜从中爆发,漫天飞剑好似雨下。

四下众人瞳孔一缩。

“退!”

“离远点!”

“……”

看着那爆散天地间的无数飞剑,众人皆是有种置身于剑阵之中的错觉。

而,苏逸辞释放出来的那十重剑气也是在朝前移动的过程中一道接一道的化作尘烟。

可是,当第前面几道道剑气崩离溃散的时候,最后一道剑气却是冲破了重重的混乱剑流,朝着后方上空的寒星楼掠去。

“那是?”

暗域,圣月墨族,森域等在座的众人无不眼角有所触动。

凛冽剑锋来袭,寒星楼瞳孔微微一缩,其身上随即剑纹铺散,豁然消失在了原地。

但也就在寒星楼消失的瞬间,下方的那座剑台上猛地气劲爆冲,一座狂暴的血色剑波就像是突然冲破堤坝的猛烈洪水。

“哐轰!”

一系列的剑气好似破冰巨舟般从那剑台上扩散,就连那座横放在台面上的巨剑石像都即刻被震断。

剑道赛区之外的众人皆是一脸惊愕。

发生什么事情了?

但见剑流扩张,如云退散,在那漫天的剑雨下,两道身影立于剑台之上。

“你输了!”

“砰!”

万缕血色剑纹如风旋流窜,断裂的巨剑雕塑,布满龟裂的台面,两道身影背身而站。

寒星楼持握长剑,脸上却是有着几分不可思议。

在他身后,苏逸辞袖袍轻舞,衣襟摆动,掌中魔剑斜握,剑刃所指的方向,一道巨大的剑痕切入大地,几乎将整座剑台一分为二。

场外的众人脸色微白。

“好强的剑气!”

“如果那一剑斩在人身上的话,直接当场一分为二了吧!”

“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到底用了几招?”

“看寒星楼的表情,应该就是一招吧!”

“不止一招吧!完没看懂。”

“……”

“两人都只用了一招!因为在剑道的比拼中,身法移动不算出招,唯有出剑才算一招。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方才那人实际上释放出去的只有九道剑气。而还有一道剑气一直藏在了剑中。”

当前围观的人中,不缺乏一些剑眼高超之人。

很快就有人分析出了苏逸辞决胜一剑的关键。

苏逸辞这一招名为“十剑星流”。

十道剑气都蕴含极大的杀伤力。

可是,刚才苏逸辞爆发了十重剑势,但实际上只释放出去了九道剑气。

还有一道剑气藏纳在剑中。

而,剑道比拼,身法移动不算出招。唯有出剑才算招式。

在寒星楼回到剑台的一瞬间,苏逸辞也即刻跟上对方的节奏,利用最后留存的那第十道剑气完成了胜利。

听到眼界高超之人的讲解,场下可谓是一片哗然。

“这细节也太到位了吧!”

“真的是细啊!我都没注意那爆发出去的是九道剑气还是十道剑气。”

“我也没有看清楚,主要是速度太快了。然后注意力又部集中在寒星楼的剑招之上。”

“……”

此刻,每个人看向苏逸辞的眼神都透露着几分郑重和惊叹。

就连墨寒,墨怜月等几个圣月墨族的人都是倍感意外。

“好秀呀!我还以为要输了。”楚云衣小有惊喜的说道。

雪翼一双大眼睛则满是崇拜,“不愧是主人,肯定又要吸引一批小迷妹了。”

“我早已入迷,嘻嘻。”瑶儿歪着脑袋,乐呵呵的说道。

仅仅只是一式剑招,却是叫人眼界大开。

不论是寒星楼的剑招之华丽。

还是苏逸辞的出招之细节。

两者的初次交手,都是让人感到惊艳。

寒星楼剑势收敛,“你赢了!”

苏逸辞亦是手腕一翻,染神血化作一束红光消失在掌心。

“承让!”

“我倒是没想到你能看破我的身法,刻意留了一道剑气等着我。”寒星楼转过身来,望向对方。

寒星楼剑眉星眸,五官倒也是颇为的俊朗。

他接着,道,“因为我刚才露出了破绽对吗?”

苏逸辞没有否认。

方才寒星楼和夜南御交手,一剑之后,前一秒还在虚空中的寒星楼转瞬又回到了剑台上。

苏逸辞当即便怀疑,这可能是寒星楼的身法,又或者是,出招的是分身假体,本尊一直停留在剑台上。

所以,苏逸辞就留存了第十道剑气紧盯着剑台。

“如果我没有目睹你和夜南御交手,这一剑,输的人是我!”

苏逸辞说道。

当然了,如果是在同对手没有任何了解的情况下,苏逸辞也不会说出“一招败你”这句话。

再加上,寒星楼已经连战两百多场,体能上的损耗也占据了不小的原因。

多项因素结合在一起,铸就了寒星楼的战败!

“这座剑台,是你的了!”

寒星楼饶有深意的看了苏逸辞一眼,看得出,其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没有多言,一束剑光掠上天穹,寒星楼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这尊“拦路虎”总算是走了,剑道赛场的场外可谓是一片欢呼。

“我靠,总算可以入场了。”

“好家伙,终于肯让道了。”

“有一说一,这寒星楼连战了两百多场才输,如果是在剑道大会的台上遇到的话,只怕谁赢还不一定。”

“是啊!还有刚才这两位都是可怕的剑道天才。”

“看来这次的圣山大会,真的是藏龙卧虎了。”

“……”